OK扎克
让生活更简单的知识百科

高岭之花什么意思 有这三种特征的女人,在男人心里段位是很高的

更新时间:2023-08-20 03:18点击:

现在流行一个网络语叫做“高岭之花”,就是指那些看起来就高不可攀,让人望而生畏的女性。

这样的女性和传统语境中的“好撩”的女性完全不一样,她们自信而高傲,不用恋爱标榜自己,也不需要和他人调情取乐。

其实无论怎样的女性都有着自己的价值和魅力,但是却并不是所有的男性都会尊重每一个不同的个体。

一小部分男性,可能在见到那些看起来柔弱而主动的女性时,就会自动将对方归入“廉价”的那一类,然后对对方施以名为“撩拨”的骚扰。

其实人性当中,只有那些能够让他们真正尊敬,甚至心生敬畏的人,才能够使他们产生对对方人格的全然尊重,在针对对方做出一些行为的时候,做到三思而后行。

在男人的心中,只有拥有这“三个特征”的女性,才是那种非常不好撩拨的“高岭之花。”

01:能力出众

在日本电视剧《辣妈正传》当中,干练的公司总监“木岛塔子”就是这样一个能力出众,让人完全不敢高攀的女性。

她在服装行业当中,是最知名的服装设计师。即使年近中年,也从来没有结婚和生孩子的打算,一心只做事业女强人。

她的下属当中也不乏仰慕甚至爱慕她的人,但是却从来都没有人敢去故意献媚,更别说是表白了,这就是能力出众所带来的压迫感。

因为在社会当中,尤其是东方社会,女性的社会和事业地位总是相比较而言要低一些的,而男性也倾向于去找比自己社会地位更低一级的女性作为伴侣。

一旦遇到这种社会地位非常高,甚至高于自己的女性时,男性们就会油然生出一种敬佩感甚至羞耻感。

这样的感觉会阻止他们走向这个女性,会让他们望而生畏。人只有在面对自己能够产生掌控感的人的时候,才会肆意地做出很多相应的行动。

当一个女人强大到让人无法感觉无法操控的时候,男人是不会在这些女性面前嬉皮笑脸,甚至随意撩拨的,因为他们心底其实也知道客观存在着的实力差距。

人都是慕强而且畏强的,只有当女性自身足够强大的时候,才能够让男性心生佩服,不敢随意撩拨。

02:不卑不亢

著名的大女主小说《有翡》中就有这样一个人物,那就是女主人公周翡。周翡从来都是叛逆且孤傲的,她有着自己的行事标准,不为世俗所困。

周翡作为行走于江湖之间的女侠士,能够有胆识和男性一较高下,也从来不会给自己设限,永远向上生长。

这样一个人物自然也不缺仰慕的人,但是却没有人敢在她面前无礼,这就是一个不卑不亢且清高的女性,对身旁的男性所带来的震慑感。

生活中的大部分人其实都是“看菜下碟”的,遇见什么样的人,决定了他会采取怎样不同的行动,男性对女性其实也不例外。

当遇到的女性足够独立而且个性强烈的时候,很多人就会产生畏难情绪。因为这样的女性一般内心都是极其骄傲的,不会因为三言两语就觉得动心。

这样的女性,一般也不会将自己的人生目标放在找到一个好人,谈一场恋爱上面。她们更多关注自己的内心世界,生命中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为了自我完善。

自古以来,中国都对那些个性刚烈的女子有着别样的高度评价。类似于一代女相上官婉儿,类似于替父从军的花木兰。

她们的人生抛开成就不谈,这样完全可以和男子比肩的不卑不亢就已经让外人不能用婚姻恋爱的标准来加以评价了,她们也不需要在和异性的关系中聊以慰藉。

当一个人个性足够刚强,内心足够支撑自己的信念的时候,其实是不容易为外界所动的,友情,爱情都是如此。这让很多的男性都望而却步。

03:情商极高

在古代名著《红楼梦》中,薛宝钗就是这样一个情商极高的人,即使从来都小心思多而且多愁善感的林黛玉,也对她有几分好感。

薛宝钗不仅仅在贾府让贾母心情舒畅,甚至让周围勾心斗角的其他女性也对她产生好感甚至是信任,着实情商不凡。

这样的人照说魅力不小,但是却没有哪个男子敢上前干出任何“撩拨”之事,因为他们知道,这样的人段位往往很高。

这样的女性能够讨周围的人开心,也自然通晓人性,甚至知道如何利用人性,操控人性。圆滑到一定程度,是会让旁边的人,觉得害怕的。

一旦对这样的女生展开攻势,到时候受伤的说不定会是自己。人在过于聪慧的人面前总是会产生畏惧的,觉得自己那一点小心思都被看透了。

男性其实在施行所谓“撩拨”的时候,需要那一种处于上位的自信感和掌控感,而在这样聪明的人面前,显然这样的感觉是缺失的。

其实情商高,通晓人性也不是一件贬义的事情,只要不伤害他人就是能够助力人生发展的好个性。

只是这样的氛围会给男性带来极大的不安全感,这样的不安全感甚至会触发自我保护的机制,让他们完全不敢靠近这样的女性。

有很多男人靠近不代表女性的魅力,没有男人上前也不代表女性没有魅力,女性的魅力不由这些身外之物定义。

有的女性个人能力极强,让人不得不佩服;有的女性个性高傲,自带来把人拒之门外的氛围;而有的女性却个性圆滑聪明,具有褒义的“八面玲珑”特质。

这些都是好的特质,都能够让女性的人生焕发出独属于自己的光彩,这些光彩不需要靠男性来证明。

男性在遇到这些女性的时候,往往无法再倚仗着自己身为男性的优越感来肆意“撩拨”这些女性。这不是说这些女性缺少魅力,而是证明他们看待这些女性的时候,站在了个人能力的角度平等地看待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