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扎克
让生活更简单的知识百科

多元智力理论

更新时间:2024-06-07 21:54点击:

  1983年,美国哈佛大学心理系教授加德纳提出了关于智力的新理论——多元智力理论。他认为,智力是一种能力或一组能力,这种能力或这组能力可以使个体顺利地解决有关问题或在特定的文化背景中创造时尚产品。多元智力包括这样七种智力:音乐智力、身体-运动智力、逻辑-数学智力、语言智力、空间智力、人际智力和个人内省智力。除此以外,加德纳认为可能还存在其他的智力,如灵感、直觉、幽默感、创造力、烹调能力、嗅觉,以及综合其他智力的能力等,但要将它们作为独立的智力提出来,目前还缺少足够的证据。

  当然,要提出一个新的理论,必须有足够的证据。在加德纳以前很早就有理论认为智力是由多种能力构成的。但大多数理论认为智力是以整合的方式表现出来的,而加德纳则认为人是具有多种智力的,而且每一种智力是独立的。为了使自己的理论具有充分的说服力,他收集了各方面的依据。

  神经解剖学和神经心理学的研究发现,人的大脑皮层的不同区域分管不同的工作。事实上,主管语言能力的大脑皮层和主管运动能力的皮层是在不同的区域。例如,大脑皮层的左前叶有个区布罗卡区,它主管人的语言能力。如果布罗卡受到损坏的话,人就会发生说话、阅读和书写等障碍,或者说这些语言能力就会丧失,但他的运动能力、计算能力或情绪反应能力仍然会保持得很好。如果一个人的右脑颞叶的某些部位受到破坏,那么就可能影响他的人际交往能力和自我反省的能力(自我认知的能力)等。这就是说,人的每一种智力都有其特定的大脑皮层区主管,是相互独立的。

  在现实生活中确实有一些特殊实例引人深思。这些人在某一方面表现非常杰出,但在其他很多方面根本无能。这种人也叫白痴学者。例如,有位计算奇才的心算速度可能比一般人用计算机器还快,但他不仅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甚至连话也不会说。还有的人一直被认为是白痴,但突然有一天,人们却发现他在音乐方面具有超人的理解力。这些事实说明,人的某种单一智力是可以独立存在或独立表现的。

  发展心理学研究的结果表明,每一个人,每一种智力都有其独特的发展过程,而且,它们发生的曲线不一样的。换句话说就是发展规律是不一样的的。人的音乐智力可能发展得很早,像莫扎特那样的著名音乐大师4岁就开始作曲,并很快达到很高的水平。但是,身体?运动智力就不一样了。人们不能指望一个4岁的儿童成为运动健将或成为一个表演家,也很难期望著名的运动健将或表演家在他们的晚年仍处于很高的水平。同样,逻辑?数学智力的发展曲线既不像音乐智力,也不像身体?运动智力。一个数学家过了40岁可能就很难再有什么惊人的发现了,但对于小说家,40岁-50岁正是创作的黄金时机,而对于绘画,一个人甚至可以在退休之后开始学画并最终成为画家。

  实验心理学研究者发现,对人的某种专门认知技能(如阅读)进行训练后,这种技能得到了明显的提高,但对其他的技能(如计算)的提高却没有多少帮助。心理测验的结果也表明,人的语言能力(词汇等)、逻辑?数学智力(计算、数字等)、空间智力(图画排列等),以及低程度的身体?运动智力(组装物体等)之间的相关很低,这些也可以说明各种智力可能是独立的。

  另外,加德纳还从人类文化的进化和符号学等方面收集了大量的证据来支持自己的理论。

  多元智力理论的提出对于社会各界的普通老百姓具有广泛的激励作用。

  首先,加德纳强调“每个人都同时拥有7种智力”。不过,这7种智力在每个人身上的结合方式并不相同。有些人可能在所有的方面或某些方面具有较高的水平,而另一些人则可能在其他方面表现杰出。当然,还有一些人可能在所有的方面都处于很低的水平。世上的绝大多数人介于中间状态。

  其次,加德纳认为大多数人的智力都可以发展到相当的水平。在现实生活中,那些常常为自己在某一方面无能而感到自卑的人,可以从多元智力理论中得到鼓舞。加德纳认为,如果给予适当的训练、鼓励和指导,每个人都有能力使所有的7种智力得到一定的发展。

  第三,人的各种智力是以复杂的方式协同作用的。尽管加德纳强调他所确定的7种智力是有充分的依据的,但他同时也指出,每一种智力实际上都是虚拟的,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任何一种智力是独立存在的,至少对于正常发展的人来说是这样的(极少数的白痴学者和一些脑损伤的病人除外)。即使是完成一些看起来最简单的活动,各种智力通常也总是协同作用的。

  第四,每一种智力都有多种表现方式。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标准来评价人的聪明与否。这就是说,同样具有很高语言智力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可能是文学家,另一个可能是文盲,但他能生动地讲解许多故事并赢得听众的喜爱。同样,一个在操场上表现得非常笨拙的人,却可能具有很高水平的身体?运动智力,因为他(她)在工艺制作或棋类方面表现非凡。

  总之,多元智力理论强调每一个人都会以丰富的方式表现其特有的天赋。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强项和弱项。父母没有必要用自己孩子的弱项去与他人的强项比较,从而无地自容;也没有必要用孩子的强项与他人的弱项比较,从而趾高气扬。每个孩子都将是平凡而又杰出的。